电影海报

电影名称:《中国女出轨外国男视频》

类型:科幻 / 校园 / 怪物片

年代:1992

资源:高清重制版

影评:小白一冲进火焰的范围,浑身的妖气立刻如同遇到了强烈阳光的冰块一样,瞬间溶化掉。而那淡金色的火焰如同蛇一般的缠绕上小白,就算他使出灵猫抓来,威力足以将一座山给抓碎,可抓在火焰上,却连一丝儿风都荡不起来。眼看小白遇险,墨霖再也不能在一旁隐藏,他口中撮了一个唿哨,猛然跃出,蛇怒出手了。小白听到唿哨,立刻摆脱了火焰的纠缠,急退到火圈之中去。墨霖的蛇怒随后就到,轰然砸击在火圈的边缘。这一下天崩地裂,将地面狠狠的砸出一个大坑来。小白趁着火焰被蛇怒的威力压迫住的空当,身形一闪,跃出了火圈。“老大,多谢了!”小白怪叫一声,却没来跟墨霖汇合。他看来是恨极了塔拉斯库斯,闪电般的射过去,灵猫抓在空中狠狠抓下,十道黑色妖气连环不绝的抓在塔拉斯库斯的身上。“当当!”妖气抓个正着,可却发出金石相击的声音。塔拉斯库斯身上的鳞片只怕比钢铁还要坚固,被小白威力强悍的灵猫抓击中,竟然连一点伤痕都没留下来。在小白出手的同时,墨霖也冲了上去,他的赤魂剑上剑芒喷发,连斩十二剑,可惜结果跟小白一样。这塔拉斯库斯的防御力惊人,甚至超过阴阳家的玄武鬼灵。拙火剑芒虽然厉害,却奈何不了他身上的甲壳和鳞片。“咝……”塔拉斯库斯猛吸一口气,然后呼了出来。和佩鲁德一样,他呼出来的气也变化为一阵劲风,裹挟着让墨霖不安的气味,狂涌而来。“小白,小心。他呼出来的气里有毒!”墨霖有经验,连忙大声喊道。发出警告的同时,他挥舞着赤魂,在身前荡起层层的剑芒,不让劲风靠近身体。小白距离的近,作势正欲进击,猛然被劲风扑面,墨霖的警告才入耳,已经来不及了。本来在半空中的小白身体一僵,两条后腿先麻木掉,半个身子随即僵硬掉,从空中摔了下来,重重的落在雪地里。“老大……”小白恼火的叫道,他只觉得半个身体硬的跟石头一般,血液好像都凝固住了。虽然他立刻用妖气来冲击吸入体内的毒素,可还需要一点时间。好在墨霖没有中毒,他舞动剑芒,拙火熊熊的袭向塔拉斯库斯,不让他靠近小白,然后冲到小白的身前,一把将他捞起来,退后到安全的地带。“这家伙邪门的很。”小白怒气冲冲的道,“他的粪能燃烧,燃起的火非常的古怪,你可要小心点。”墨霖点点头,先将呼吸关闭,甚至连细微脉都合起来,不和外界的气息接触,完全靠体内的内息流转来支撑身体细胞所需要的氧气。“等我收拾他。”墨霖已经有点后悔没问清楚小周这幻兽的弱点。塔拉斯库斯的体型比佩鲁德小一半,移动也灵活许多。他嗖嗖的在雪地上爬着,很快就冲到近前,一呼一吸之间,显然要用毒气把墨霖也给放倒。面对墨霖,塔拉斯库斯显然也有点忌惮,毕竟方才那一下完全依靠绝对力量发出的蛇怒很有点撼天动地的强势。眼看墨霖横在小白的身前,塔拉斯库斯身上甲壳的尖刺根根倒竖,闪烁着青蓝色的寒芒,好像一只怒发冲冠的豪猪。“佩鲁德呢?”塔拉斯库斯开口了,声音沙哑低沉,好像嗓子里有一堆沙子在磨着。“被我杀掉了。”墨霖道,手中的赤魂剑上充满了灵能,随时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塔拉斯库斯低吼一声,六只脚在雪地上乱跺着,巨大的震荡力让地面都抖动起来。“你也去死吧。”墨霖眼中寒芒一盛,双眸变得血红,赤魂剑一挥,将一道剑芒扫出。面对剑芒,塔拉斯库斯一低头,用背上的甲壳去接。当的一声响,剑芒被甲壳给挡下来。墨霖发出剑芒之后,脚步飞快的急冲上前,右手的赤魂剑不停的斩出剑芒来,让塔拉斯库斯无法抬头,而左手五指捏成爪,妖力从肌肉和骨骼之中流淌而出,脱手施展出灵猫抓来。后方正在消灭毒素的小白横躺在地上,见到墨霖这一抓,不禁点头道:“老大果然厉害,这才没多少日子,就已经练的很有模样了。”不过这一招却也没成功,塔拉斯库斯的甲壳实在太过坚固,墨霖这一下已经聚集的极强的妖力,却只如给他搔痒一样,丝毫无法伤到他。墨霖从空中落下,眼看着塔拉斯库斯抬起头来,露出一个乖戾的笑容来,不禁有些气恼。面对这种刀枪不入的家伙,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难道要用蛇怒吗?”墨霖心中不确定,他已经施展了一次蛇怒,若是再用一次,只怕身体的肌肉受不了。尤其是一旦失手,那可就危险了。见墨霖不再进攻,塔拉斯库斯可不客气,他低吼着冲了过来,脚步踏的地面直晃。冲到墨霖的近前,塔拉斯库斯不但用背上的尖刺横着撞过来,毒蝎一样的尾巴也横扫过来,若是被打中,墨霖只怕立刻就变成人体风筝飞出去。墨霖灵巧的一闪,不跟塔拉斯库斯正面交手,而是一边躲避一边想着办法。塔拉斯库斯占据着上风,尾巴狂抡起来,一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墨霖有风之明点在身,自然不怕。每当尾巴袭来,墨霖直接就借着荡起来的劲风闪开。不过他并没闲着,一直在观察着破绽。“唔……”墨霖忽然看到塔拉斯库斯一扫之下动作有些大,上半身微微的仰起来来,身下露出的颜色和一身的甲壳鳞片不一样。“难道他的弱点在肚子上?”墨霖心道。又躲了两下,墨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塔拉斯库斯的肚子,果然见那里不但颜色不同,似乎也没有甲壳的保护。只不过塔拉斯库斯是趴在地上,肚子紧贴着地面,想要攻击也无从下手。墨霖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飞身闪过塔拉斯库斯的又一次进攻,落在塔拉斯库斯身后。塔拉斯库斯并不扭身回转,而是屁股一撅,噗呲排出一坨粪便来。那粪便刚一落地就冒起青烟,随即燃起熊熊的火焰。顺着风势,火焰中扑出两条火舌,青烟也随风往墨霖的鼻子里涌来。好在墨霖已经关闭了呼吸,不然只怕被这有毒的青烟给毒翻。他已经有了战术,微微闪开火舌,点亮了地之明点。身体一沉,墨霖双脚已经陷入了地面。他的厚重之能显露出来,身体迅疾的没入了地下。此刻塔拉斯库斯才转回身来,他的两只三角眼四处寻找着,却不见墨霖的踪影。正疑惑间,红光一闪,塔拉斯库斯两眼一蹬,狂吼一声,六只脚剧烈的抽动起来。片刻之后,一滩鲜血流满了塔拉斯库斯身下的地面。而墨霖也从一旁的土中冒出头来。墨霖遁入土中,从地下用赤魂剑突袭,把塔拉斯库斯的肚子给剖开,五脏六腑全都搅烂。他挣扎了几下,终于肠穿肚烂,无力的倒毙在地。“呼……”天寒地冻,墨霖却不禁的擦了一把汗。这两只幻兽实在厉害,真不知道那个叫匕首的幻兽将军会有什么更古怪的能力。墨霖和小白回到帐篷的时候,令狐紫和月瑶正在门口焦急的等候着,见他们安然无恙的返回,离的很远就使劲的招起手来。“竟然把塔拉斯库斯也干掉了,你们真是太棒了!”小周听闻墨霖讲完和塔拉斯库斯的战斗,不禁兴奋的挥舞起拳头来,还非常惋惜他没能亲眼看到。“这两个幻兽的确很强,尤其是他们的毒素让人防不胜防。你方才说的那个幻兽将军匕首,他是怎么样的一个?”墨霖问道。小周却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海人曾经派出很多的情报员打探匕首的情况,可是牺牲了好多人,却从来没得到任何的情报。”“这么神秘吗?”墨霖拨弄着电炉上的烤兔肉,觉得冰堡真是一个难以攻克的堡垒。若是强攻的话,只怕就要正面对上匕首和另外两个他手下的强力幻兽。更何况的是,冰堡的防御十分坚固,恐怕连匕首的面都见不到。墨霖想来想去,强攻都不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法,可又想不出其他的主意来,一时陷入了困境之中。“墨霖,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见墨霖沉默不语,令狐紫看出了他的心思,凑到他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墨霖脸上一喜,跳起来道:“可以试试!”说着把手上的兔肉囫囵的吞进嘴里,冲出了帐篷。“他去干嘛?”大家面面相窥,不知墨霖怎么了。令狐紫神秘的一笑:“等下你们就知道了。”△△△黄昏时分,极地寒州大陆的阳光已经偏离到西方的地平线上,只有一抹余晖落在冰堡上。冰块搭成的城堡反射着昏黄的日光,显得十分宁静安详。“大人,你还在等吗?”看到匕首一直笔挺的站立在冰堡的城墙之上,一只幻兽走过来问道。匕首那刀刃一般的头微微偏了偏,点点头道:“按照时间来看,他们应当已经回来了。”“或许那些人真的很有些本领,会耗费一些时间的。”幻兽道,“大人不如回城堡里去,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如果两位回来的话,我会去禀告大人的。”“还是我亲自在这里等候吧。”匕首不为所动的道。他话音刚落,幻兽一指远方道:“大人你看,是塔拉斯库斯!”“果然是他。”匕首果然看到塔拉斯库斯的身影出现在远方,正缓慢的往冰堡走来。“大人可以放心了。”幻兽笑道,“我这就去迎接塔拉斯库斯大人。”“嗯。”匕首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既然塔拉斯库斯回来,那就说明完成了任务。匕首转身走下了城墙,而几只幻兽则将冰堡的城门打开,放下吊桥,架在冰堡前深不可测长达五十步远的壕沟上。塔拉斯库斯的速度很慢,摇头晃脑的往冰堡走来,几只幻兽飞奔出城,很快来到他的面前。“塔拉斯库斯大人,你怎么才回来。佩鲁德大人呢?”最前方的一只幻兽道,“匕首大人在城墙上等了一天,很担心你们。”塔拉斯库斯瓮声瓮气的道:“放心吧,那几个人已经被干掉了,佩鲁德在后面,有点小事耽误了一下。”“那就太好了。”几个幻兽的眼神在塔拉斯库斯说话的瞬间变了一变,显得有些呆滞。他们的身体僵硬的如同提线木偶,艰难的转过身来,陪在塔拉斯库斯的身边,一同往冰堡之中走去。匕首正往冰堡之中的地宫走去,他在那里有个指挥所。走到半路,匕首忽然停了下来,他疑惑的扭过头去,嗅了一嗅。烈风带来的气味有些奇怪,或许常人感觉不出什么,可对于匕首这样顶尖的幻兽来手,那细微的差别却能证明很多事情。“不对劲!”匕首忽然跳起来,目光投向远处的城门,一眼就看到塔拉斯库斯在几个幻兽的陪同下,刚刚走上吊桥,正往城堡里走来。“快把吊桥拉起来!”匕首大声的吼道。几个操控吊桥的幻兽都愣住了,他们望向匕首,不知道这位大人发了什么疯。要知道塔拉斯库斯和几个幻兽还在吊桥上,要是现在就拉起来,他们一定会掉下去的。“叫你们拉起来!”匕首咆哮着,同时向着城门急速的冲过去。他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绝对不能让塔拉斯库斯进城。虽然是强大的幻兽,对实力也有自信,可匕首一贯比较冷静,他宁可把威胁先关在门外然后慢慢解决,也绝不肯冒险。幻兽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看到匕首如此的狂吼,也只能遵守命令,反正发生了什么不快,也是匕首大人顶缸。他们口中呼喊着号子,转动吊桥的机关,哗啦啦的声响之中,吊桥开始慢慢的吊起来。而另外几个幻兽也在匕首的吼声之中开始去关城门。几个幻兽立足不稳,他们的身体东倒西歪,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平衡,竟然纷纷的从吊桥上摔落下去,直接摔进深不见底的壕沟里去。而接下来的情景让幻兽们都吃了一惊,在吊桥上爬行的塔拉斯库斯忽然“跃”了起来。说是跃不太恰当,不过幻兽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让人震惊的一幕。那飞起来的不是塔拉斯库斯的身体,而只是一个皮囊,从身体之上钻出几个人影来,闪电一样的飞跃过吊桥,直冲缓缓关闭的城门。“这是怎么一回事!”所有的幻兽都惊呆了,只有匕首没有什么反应。从方才风送来的味道里,他嗅到了一点血腥味。而他敏锐的鼻子立刻分辨出那是塔拉斯库斯的血,睿智如匕首立刻就明白塔拉斯库斯已经死掉了,城外的那个一定是有人假扮的。果然在冲向城门的半途之中,匕首看到吊桥上塔拉斯库斯的皮被抛开,一群人向着城门冲过来。“塔拉斯库斯,佩鲁德,我会为你们报仇的!”匕首尖啸一声,刀刃一般的头闪烁着黑色的荧荧光辉,在黄昏的余晖之中显得分外诡异。匕首的速度奇快,转瞬间已经来到城门口。而从塔拉斯库斯的皮囊里冲出来的墨霖和小白也几乎在同时来到了城门处。一方想要冲进城堡,一方决不允许,城门缓慢的关闭着,只剩下能容纳一线的缝隙。“决不让你们进来!”匕首狂吼着,头上黑色的光辉闪烁,一道刀芒闪过,锐利无比的劈向不顾一切冲向缝隙的墨霖。墨霖手中血红色的剑光一闪,赤魂的拙火剑芒脱手而出,刀芒和剑芒在城门的缝隙处撞击在一起,发出铮铮的金铁交鸣之声,爆开的刀芒和拙火溅击在城门上,轰得冰制的城门冰屑四射。第一下没有分出胜负,在这交锋的瞬间,小白仗着身体灵活小巧,已经冲进了城门。他的灵猫抓四下里抓出,妖气纵横,将几个幻兽撕成了碎片。幻兽们一死,城门的关闭就停住了。墨霖拉住身后的月瑶一起冲进了城门,他们三站在城门的缝隙前,对峙着怒气冲冲的匕首。“你们杀了塔拉斯库斯和佩鲁德?”匕首问道。“你都已经看见了。”墨霖将赤魂横在胸前,警惕的道。面前的幻兽样子太过古怪,难怪他会叫匕首,整个脑袋分明就是个匕首的模样。尤其是那两只眼睛,分布在刀刃的两旁,如同比目鱼,真不知道他平时走路是怎么个样子,难道要歪着头吗?“我会用你们的血祭奠他们的。”匕首冷笑道。“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小白同样凶狠的回敬道。“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冰堡的可怖吧。”匕首的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容来,那刀刃般脑袋上的嘴巴裂开来,一道闪电般的白光直射向小白。这一下速度奇快,而在吐出白光的同时,匕首也同时冲了上来,他的头颅就是兵刃。当他伸出两手的时候,墨霖惊讶的发现他的双臂也是刀刃。这家伙分明就是个浑身是刀的幻兽,本体就是兵器,只攻不守霸道非常。“月瑶小心!”墨霖叮嘱了一声,挥舞着赤魂挡住了匕首的攻击。赤魂击中了匕首的头,墨霖才发现幸亏赤魂的原料是来自于宇宙的绵铁,否则一般的兵器只怕会在这锋利对锋利的碰撞之中立刻折断掉。月瑶退到后面,守在城门的缝隙之间。本来墨霖不想让她跟着来冒险的,而是要她和令狐紫小周一起留在后方。不过月瑶坚持她有幻术,说不定能帮上忙,这才一起跟了过来。刚才正是月瑶用幻术虚拟出声音来迷惑了几个幻兽,这才能够安全的靠近吊桥。此刻她抬着手腕,准备好丧魂铃和虹色腰带,准备随时帮助墨霖和小白。墨霖和小白双战匕首,不过匕首的特殊身体让他们感觉到无处下手,尤其是那刀锋一般的脑袋,根本就不怕任何的打击。墨霖的拙火和灵能几次结实的打在刀刃上,不是被折射就是被反弹,总之无法起到任何的效果。而跟塔拉斯库斯有个致命的弱点不同,匕首身上似乎没有什么罩门。墨霖和小白一边缠斗,一边心急如焚。他们知道冰堡之中还有很多幻兽,尤其是匕首手下有四大幻兽,现在塔拉斯库斯和佩鲁德已经死掉,可还剩下两个。只要那两个幻兽有相同的实力,那时间越是流逝,形势就越是不妙。墨霖周旋在匕首的身旁,寻找着破绽,而就在他刚刚斜跨出一步的时候,月瑶在身后惊叫起来。“墨霖哥哥,小心脚下!”这句话提醒了墨霖,他本来将要落下的脚硬生生的收回来,然后在匕首的追击下向后一退,避开了攻击。等退出两步远,墨霖才发现他刚刚要落脚的地方已经不是冰雪的地面,而是一堆正在起泡的红色泡沫,那堆泡沫没有固定的形状,正在缓慢的变化着,而墨霖逃开之后,泡沫之中伸出一直红色的手来,在地面上移动着追逐过来,看起来诡异无比。“魔点,你对付那家伙,我来干掉这个三尾猫。”匕首指挥道。那名叫魔点的红色泡沫怪正是匕首麾下四大幻兽之一,他咕噜一声没入地面不见了踪影。墨霖的神识开启着,立刻察觉到他从地下逼近过来,忙挥动赤魂刺了下去。赤魂正中目标,可魔点却丝毫不觉般,咕噜一声蹿出地面,红色泡沫去伸出两只手来,去抓墨霖的小腿。墨霖见赤魂没办法伤到他,只能连连的后退。他身怀绝技却被一堆泡沫追赶,这还真是学习武道以来最懊恼的战斗。“哗啦!”魔点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扑向墨霖。墨霖左手一挥,灵猫抓出手,妖气凌空,把魔点给粉碎掉。魔点分为七八块,散落在地上。墨霖刚要松口气,却见那些零碎的魔点竟然重新又汇合在一起,然后又冲了过来。“这些幻兽怎么都打不死……”墨霖心道,他暗暗的继续力量,准备用意念之触试试。刚想下手,就听身后月瑶的惊叫声又响起来,这一次不是提醒墨霖,却是在大声的呵斥着什么。“滚开,离我远点!”月瑶的声音里带着惊恐。墨霖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长约三米,如同一条巨蛇的幻兽正逼近月瑶。他最奇怪的是没有头,本该是头的地方只有一张血盆大口,里面布满了锋利的牙齿。“野槌,吞了她!”匕首正跟小白战斗着,竟然还有闲暇指挥那幻兽攻击月瑶。墨霖心一沉,另外两大幻兽也都到了。虽然看上去是三对三的战斗,可月瑶的实力明显弱很多,不但没办法和野槌抗衡,还需要墨霖的保护。这样一来,墨霖一方就落入了完全的劣势。他们的本意是想要个攻克冰堡,可看目前的形势,只怕真的会如同匕首所说的一样葬身在这里。魔点趁着墨霖一分神的时候又扑上来,墨霖一个不小心被一些红色的泡沫给沾到脚上的靴子。“嗤啦”一声,厚底的靴子上冒起一阵青烟来,竟然被腐蚀出一个大洞来。墨霖吃了一惊,心知若是被魔点给吞掉,只怕连骨头都剩不下。不过就算魔点凶猛的追击,墨霖还是不能放下月瑶不管,他不顾破绽暴露在魔点的攻击范围之内,飞身冲向月瑶,准备先把野槌击退再说。月瑶已经被野槌给逼出了城门,她的身后是深不见底的壕沟,而吊桥已经拉了起来。再有几步,月瑶只怕就不得不跳进壕沟里,才能免于被野槌吞掉的厄运。“墨霖哥哥!”看到墨霖的身影从门缝间一晃而出,月瑶脸上一喜。野槌猛的转身,血盆大口张开,比墨霖的身体还要大。他这一口咬下来,恰好把墨霖的身影给吞掉。月瑶花容失色,刚要惊叫,却见野槌的口并没有合上。墨霖站在野槌的口中,两脚踏稳,左手高高的举起来,将野槌的嘴给撑住,让他合不起来。恰在这时,魔点也冲了出来。他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又空中扑过来。墨霖手中赤魂刺出,却并不是直刺魔点,而是剑刃一变,化为一个铁锅形状,在空中一捞,把红色泡沫状的魔点给捞在锅里。不等魔点反应过来,墨霖顺手一甩,将晕头转向的魔点径直送进了张开大嘴的野槌咽喉之中。做完这一切,墨霖立刻闪身跳出野槌的嘴,才刚落地,就听身后“嗷”的一声惨叫。他回头看去,野槌满地打滚,肚子上烧开一个大洞,魔点正从里面爬出来。魔点身上的剧烈腐蚀性把野槌烧的肠穿肚烂,很快就挣扎不动,奄奄一息了。魔点爬出来,红色的泡沫里冒出一个头颅来,面部表情有些惶恐,看来误杀了同伴对他是个很大的打击。墨霖怎么肯放过这种机会,飞身上前,赤魂并没有直接攻击魔点,而是在他身前的雪地上狠狠的一挖。魔点靠壕沟的边缘很近,这一片土地被墨霖这么一挖,直接倒翻起来,和濒死的野槌一起翻进了壕沟之中。久久之后,才听到壕沟底部传来噗通的声响,那下面大概是万年的冰河,魔点摔进去,就算还能活着,想爬上来也要一阵子。

剧情简介

演员信息

...

饰演王者出击会员尊享版主演

了解更多
...
任珊珊

饰演德云社德云九队天津站开业第二场 2021主演

了解更多
...
威廉·达福

饰演原野奇侠主演

了解更多
...
潘宥诚,林昕宜,杰士鸣,焦娜,吴岳卿,杜双宇,姜贞羽,王泽轩,钟伟伦,李海珊,刘些宁,张垚

饰演重获光明之旅主演

了解更多
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